将歇

希望能写出点东西

【方王】由一顿麻辣烫引起的……

——————

梗源微博(不会做超链接orz)
https://m.weibo.cn/2835724503/4134832126540228

出门无聊用手机摸了一条鱼orz

——————

“靠!”王杰希终于忍不住了,眼泪夺眶而出,“这麻辣烫真的辣!”

“哈哈哈!下顿你请!”方士谦努力控制自己笑的幅度,不让眼睛里的的眼泪掉下来,“我还能忍到上车,信不信?”

“幼不幼稚?”王杰希鄙视,完全忘了自己刚刚也参与了这个幼稚的游戏。

“走了!”方士谦吃完了最后一串,刚好叫的车也到了。

终于上了车,方士谦放心地让蓄了好久的眼泪噗通噗通地掉,还顺手扯了司机师傅的一张纸巾。

司机师傅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旁边哭的肝肠寸断(?)的方士谦,又看了看车窗外(边吃麻辣烫边)流着泪的王杰希,沉默了。

“小伙子碰到什么伤心事了?”师傅试探着问。

“没啊没啊,我高兴着呢!”方士谦边擦眼泪边说,然而这话毫无信服力。

“小伙子,”司机师傅似乎想起了自己的经历,用悲痛的语调劝道,“我从前也像你这样倔,结果错过了好多。后来我才明白,喜欢一个人,就不要在意世俗的眼光……”

“啥?”方士谦一脸懵逼。

“你喜欢窗外的那个年轻人吧?”

“啊?不是,师傅你咋知道啊?”方士谦感到惊吓。

“下车吧小伙子,告诉他你心里想的是什么!”司机师傅想必也是个戏精,“别再像我一样错过了!”

王杰希纳闷这出租车怎么还不开呢,正打算去看看方士谦是不是被打劫了,就看到方士谦打开车门下了车。

“怎么……”

“王杰希!”已经被洗脑的方士谦打断了他,“我不能再错过了!”

“方士谦你说啥呢?”王杰希一头雾水。

“我喜欢你。”方士谦坚定地看着他,“我明白了,喜欢一个人,就不要在意世俗的眼光……”

王杰希莫名其妙地收到了一份告白。

司机师傅欣慰地看着窗外破镜重圆的一对,高兴地开着车离开了。今天,又挽救了一对年轻人的感情了呢……

【方王】社交规则就是要破坏的(上)

————————
一个俗套的分手复合的狗血爱情故事
庆方王tag破万啦
画风弥漫着淡淡的青春疼痛小说气息orz

————————

异国的餐厅里,王杰希和方士谦各自低头看着菜单。

方士谦努力从“最近过的怎么样”等等俗套的久别重逢专用问句中筛选出一个清新脱俗的打破这诡异的气氛,但挑来拣去找不到符合心意的——也许更深一层的问候不符合他和王杰希目前的关系。

“来看比赛?”最终还是王杰希先开了口。

“嗯。拿了冠军,恭喜啊。”那句“打得不错啊我果然没看错人”还是憋在嘴里没出口。

“谢谢。”王杰希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这种相处模式理应是王杰希最擅长的。恰到好处的寒暄、你来我往的人情,也许下一步他就该顺势聊聊对方的近况,然后结束一顿看似愉快的饭局,最后双方都回到各自的世界,互不打扰。

但王杰希偏偏觉得,那些约定成俗的套路在方士谦身上通通不适用。

方士谦也许永远是一个特殊的存在,无论是一开始对王杰希的“看不顺眼”,还是后来并肩带领微草夺冠,又或者是十分钟前,苏黎世街头的偶遇。

他乡遇故人本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只是这“故人”有点特别。

准确来说,是前男友。

寒暄过后的沉默一直持续到了用餐结束。

“还回国吗?”王杰希决定用这个问题结束这次尴尬的交际。

“回。”那句“你乐意我就回”被切断在喉咙里。

方士谦自认为这几年国外的生活把自己打磨得圆滑了不少,起码习惯了不少社交规则。

但他此刻却觉得非常憋屈。

眼看着王杰希就要起身买单,他潜意识里认为如果就这么让他走了,王杰希就会骑着他的扫帚“嗖”地飞到他追不到的地方。

方士谦决定要拦。

于是他从背后抱住了王杰希。

人是拦住了,可方士谦还没想好说什么。现在说“我来买单”是不是有点破坏气氛?

“你……”王杰希懵了,他下意识地分析方士谦不符合社交规则的这一举动的用意。

幸好方士谦和王杰希吃饭的时间和座位选的比较刁钻,附近没多少人,否则他们现在的姿势要被挂在网络上让众多国外友人感叹唏嘘。

去他的社交规则。趁王杰希还没分析出个所以然,方士谦决定乘胜追击。

“王杰希,我能追你吗?”

————————
预计下章回忆杀
不过最近要出远门,下一章估计得一个星期后了……
挖了坑就跑,真刺激。



【伞修橙】记一次停电

————————

原谅我只会起小学生作文标题orz

伞修橙亲情向

默认沐秋和沐橙知道叶修真名,所以用了“叶修”这个名字

————————

“跳闸了?”

“应该是停电了。”

“啧。”叶修熟练地开始翻箱倒柜找蜡烛,“这都第几次了?那条路还没修好?”

“估计是,不知道还得修多久。”苏沐秋嘟囔着,蹲下身用手机光线帮叶修照明,顺便瞥了眼妹妹,“小点声,别吵醒沐橙。”

苏沐橙其实早就醒了,听到这话赶紧闭上了眼睛,把翻身的动作放缓了一点。

“最后一根蜡烛是不是上次停电用了?”叶修翻完了家里大大小小的柜子,也没找到一根蜡烛的踪影。

“那我下楼买几根去。”苏沐秋关门之前还不放心地叮嘱道:“别吵醒沐橙啊,明天她还要上学哪。”

“行行行,快去吧。”叶修哭笑不得,就这么不放心我?

 

苏沐秋下楼的脚步声渐渐小了,叶修打开窗户让风吹进来,空气多多少少没那么闷了。“什么时候醒的?”他开口问道。

“你们回来的时候。”苏沐橙也不装了,干脆坐起来,“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呀?”

“和陶哥商量组建战队的事呢。”叶修靠在窗边,习惯性地掏出一根烟,想了想还是没点。

“到了打职业比赛的时候,你们应该会更忙吧。”苏沐橙静静地看着叶修,问道。如果打职业比赛,凭着哥哥和叶修的技术,应该会一起拿很多很多的冠军吧。想到这里,苏沐橙高兴起来。不过,她心里也产生了一点点的失落感,哥哥和叶修进职业圈了,自己也要上高中住宿了,像这样三个人一起简简单单相处的时间也会越来越少吧。

“嗯。不过联盟刚刚成立,也忙不到哪里去。”叶修打了个哈欠,“沐橙赶紧睡吧,也不早了。”

“你怎么和哥哥一个样子?”苏沐橙不满地撇撇嘴。

“是吗?”叶修还真学起苏沐秋说话的样子,一本正经道,“你明天还要上学哪!”

苏沐橙扑哧一笑,钻进了被窝,毫不留情地指出:“你就是怕哥哥回来了骂你吵醒我吧!”

“快睡吧快睡吧,我听见你哥上楼梯的脚步声了。”

“知道啦知道啦!”苏沐橙小声埋怨,“哥哥就是这样,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还天天操我的心。”

“你还不清楚你哥?”叶修笑道,“以后他还会给你操一辈子的心。”

苏沐橙没吭声。

 

“沐橙没醒吧?”苏沐秋小心翼翼地把门关上,压低声音问叶修。

“没呢没呢。”叶修看了眼“熟睡”的苏沐橙。

“唉,她最近学习越来越紧张。”苏沐秋一边把买来的蜡烛固定在餐桌上,一边碎碎念,“一天就睡六七个小时,哪够啊……”

“行了行了,苏沐秋你怎么跟老妈子似的。”叶修吐槽道。他掏出打火机点燃了蜡烛,然后可怜兮兮地说:“我一天还睡不够六个小时,沐秋大大也来关心关心我?”

“吃你的饭吧!”

 

火苗发出微微的亮光,照亮了整张餐桌。叶修扒了几口饭,冲坐在他对面的苏沐秋说:“你说我们这像不像吃烛光晚餐?”

“哪有烛光晚餐吃盒饭的?”苏沐秋鄙视道。

“将来哥有钱了请你吃西餐厅牛排。”

“我还用得着你请?”

 

被窝里装睡的苏沐橙忍不住轻轻地笑出声。

 


————

 @粟缘希——断网减产 迟了一天的生贺,不知道还收不收_(:з」∠)_

大大我是不是你的脑残粉!

一个刘卢刘小片段

预警:人物OOC,比喻乱用,强行文艺结尾

—————

在门铃响了第二下的时候,刘小别飞快地解决了残血的对手,精准的操作和飙升的手速让直播间里瞬间多了几排“666”的弹幕,收到礼物的提示音也响个不停。

在门铃响了第四下的时候,刘小别丢下一句“去开个门”,就摘下耳麦潇洒地起身。然而这份潇洒只维持到他打开门的前一秒。

“小别哥,”卢瀚文提着一个袋子,笑嘻嘻地站在门外,“我能进来吗?”

“你怎么又来了?”刘小别有点头疼。

 

场面自然而然地变成了,刘小别继续直播打着荣耀竞技场,卢瀚文躺在他床上玩手机。

自来熟的小孩都挺可怕的。这局对面的对手水平一般,因此刘小别分了心瞥了眼卢瀚文。他自己也记不清什么时候卢瀚文和他混得这么熟了,只记得新邻居刚搬来的时候,跟在爸妈身后的那个有点活泼的小孩。其实卢瀚文今年十五岁,也不小了。但刘小别总觉得他像个幼稚的小屁孩似的。

“小别哥,你什么时候吃午饭啊?”卢瀚文在床上滚了滚,发出一声哀嚎,“我带的外卖都要凉了。”

“你要饿了就先吃。”刘小别没好气地回着。

 “我点的是两人份的外卖。”卢瀚文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严肃地说,“只有和小别哥一起吃才能体现它的价值。”


“主播房间里还有别人?Σ (゚Д゚;) ” 

“好像是个小男生的声音诶~” 

“主播儿子?”

“靠,单身狗怒出直播间”

 

“我不是我没有。”刘小别无力地辩解着。

“是的,我是你们主播的儿子,各位主播女友粉可以散了。”卢瀚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刘小别身后了,他凑到刘小别耳机的麦克风旁边,一本正经地说,“你们的主播不给我饭吃,老铁们记得举报一波。”

卢瀚文说话的热气喷在刘小别的颈部,一阵奇异的酥麻感弄得刘小别一个激灵,握着鼠标的手一抖,他操作的角色以一个滑稽的姿势滑了出去。

“你干嘛!”他推开卢瀚文,“打完这把就去吃,行了吧?”

“好啊!”卢瀚文笑得就像外面高挂的太阳似的,透着满满的属于青春的热情。刘小别不自然地移开视线,房间里安静得只能听见一阵阵敲键盘的声音。

只属于夏日的鸣蝉声又响起来了。


————

听说大大喜欢主播设定就瞎写了一点,希望不嫌弃w

【王方】专心开车

———————————

 如果被标题骗进来我道歉hh但其实是清水小甜饼

给杰希生日的贺文!为杰希打call!新人求罩

———————————

清晨是北京少见的不堵车的时段。

这场自驾游缘起于昨晚方士谦在床上(当然是广义上的)一时兴起地提出要给王杰希过个不一样的生日,王杰希也就一时兴起地答应了。

“你肯定猜不到的。”方士谦笑的奸诈。

几年来方士谦作的妖已经练就了一个身经百战的王杰希。所以王杰希不以为意,他把方士谦的头按回被窝里并顺手关上了灯。

不过王杰希还真没料到是自驾游,所以今个儿一大早他被方士谦拽起来塞到车里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

车四平八稳地开着,风从窗外呼啸而过,王杰希的思绪有点放飞,以致看到红灯亮的时候他的反应时间有点长,一个急刹下去车堪堪压到白线上。

“卧槽!”副驾驶座上看着视频正乐呵着的方士谦由于惯性往前倾了一下,胸口被安全带勒得生疼,对司机王杰希发出了强烈的谴责,“王杰希你车技不行啊。”

“……”王杰希对这个问题持沉默态度,他瞥了一眼方士谦的手机屏幕,视频的名称是“王不留行第三赛季比赛集锦❤”,那上面的爱心很是抢眼。

“你上哪找来这么老的视频?”

“粉丝的力量可是强大的。”方士谦感慨了一句。

 “嗯?”

方士谦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那句话有歧义,赶忙补充道:“当然是你的那些小粉丝——王杰希你管那么多干嘛,专心开车,我刚刚颠得都快要吐了!”

绿灯很合时宜又很不合时宜地亮了起来。王杰希不置可否,重新启动了车子。

“言多必失言多必失。”方士谦在内心深刻检讨,向来都是他方士谦占王杰希的便宜,虽然在另一方面王杰希也占尽了他方士谦的便宜,可是方士谦就爱在小事上斤斤计较。

但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下一秒方士谦又重新感慨上了:“哎,还是十八岁的你看得顺眼点。”

王杰希直视前方没说话,晨曦透过窗照射进来,他把那光满满当当地盛住了,只留下几片碎影。

方士谦继续低头看视频没说话,王杰希专心开车也没说话,他们就默契地保持着沉默的气氛直到下一个红绿灯路口。又是一个红灯,王杰希慢慢把车停下来,突然说了一句:“可你那时不还给我摆脸色看吗?方前辈。”

方士谦被他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弄得有点愣。

“不是你让我专心开车吗?”看到方士谦发愣的样子,王杰希笑了。

方士谦这才意识到王杰希在回他那句“还是十八岁的你看得顺眼点”。看着王杰希笑得颇有些恶作剧成功的意味,方士谦恼羞成怒想回呛他几句,又不知道说什么,只得默默把咽下这一口气。

方士谦觉得自己很冤。

那年发布会结束后,虽然自己还是有点不爽,但也是有存了跟王杰希搞好关系的心思了。于公,正副队关系不好会阻碍战队发展;于私,他不想辜负林杰老队长的期望。再说了,王杰希其实也没这么讨厌。不就是个小孩吗?只不过方士谦又拉不下面子当面和王杰希说,只好暗搓搓地寻找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时候,顺水推舟把事情解决得了。

终于,在某天训练的时候,方士谦偶然听到一个队员说王杰希四天后生日。虽然表面上方士谦毫无波动,但内心早已欣喜狂舞:“总算给我逮着机会了哈哈哈!”

以免被其他队员看到,方士谦专门在王杰希生日前一天,抱着一盆起名为“微草”的绿色植物,在清晨偷偷摸摸地敲开了王杰希的房门。

王杰希一大早被吵醒当然不高兴,他强压着起床气去开门,看到门外是方士谦更是心情复杂。老实说,微草上下待王杰希都不错,有时候甚至照顾过头了。只有这位“孩子气”的前辈,道行尚浅的十八岁小队长王杰希还不能捉摸透他忽冷忽热的性格。

虽然这样,王杰希还是觉得要问问方士谦什么事。但方士谦已经抢先一步开口了,先是严肃地讲了一堆“王杰希你一定要引领微草走向胜利”“不能辜负林杰前辈的期望听到没有”之类的话,然后郑重其事地把手里那盆草递给了王杰希,然后别扭了加了一句“提前一天和你说声生日快乐啊,我给你送礼物的事别说出去!”最后调头就走。。

听完了这番话,又看到手上方前辈送的礼物,王杰希头脑当机了一会。他先是回房看了一眼手机,确定是6月29号*没错。他深吸一口气,叫住了方士谦。

“谢谢。”王杰希想了想,还是决定没有把真相告诉他。

“不要忘记你答应的事就行了。”方士谦头也不回,努力让自己走出那种“完成了惊天动地的大事后风轻云淡地离开”的感觉。

“啊!我真伟大!”方士谦觉得自己为促进微草正副队友好相处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事实上也是如此。只不过几天后,当方士谦知道王杰希真正的生日时,尴尬得想要原地爆炸。

无辜队员:方神是你自己把十天听成四天的,这锅我不背!

 

方士谦回忆起这段经历觉得更尴尬了,过了好久,他才恶狠狠地回道:“那时你生日我也有送礼物给你啊,王杰希别告诉我你忘了。”

“忘不了,还搁在我房间呢。”王杰希认真看着方士谦。又添了一句,“和微草一起,好好的。”

方士谦噎住了,像是有什么东西堵在心口,难受得紧。他已经退役了,按理说和职业圈也没有太大关系了。他曾经所珍重的、所荣耀的,都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

可是偏偏有个王杰希说“好好的”,就好像在告诉你,你所珍重的有人同你共珍重、你所荣耀的有人同你共荣耀,只要我在你都得跟这职业圈带点关系。

都怪王杰希。方士谦闷闷地想。“好好的就行,王杰希你专心开车啊,我睡会。不要因为没人监督就放飞自我!如果我被颠醒了这个锅你背啊。”

王杰希看到方士谦已经靠着靠枕闭上眼睛了,笑了笑也没再说什么。

“王杰希,”方士谦突然开口,“生日快乐啊。”

“还有一天呢,你又记错我生日了?”

“提前一天说不行啊,省的和别人的挤在一块。”方士谦不爽,“你困了就叫我起来替你开,别疲劳驾驶。”

“知道了。”王杰希应着,嘴角上扬,“要专心开车。”

方士谦哼了一声。

过了一会方士谦大概真的睡着了,车内忽然安静了许多,只听见均匀的呼吸声。王杰希轻轻地把车窗摇上去,把北京城的喧嚣统统挡在了车窗外,车窗内只有王杰希和方士谦两个人,还有一句生日快乐。

——fin.——

*梗源虫爹微博,虫爹把6月29号当成杰希生日了hhh

向方神学习,贺文也要提前一天发(正经